当前位置:保定直隶会馆餐饮搞笑老伙计
老伙计
2022-07-11

“老伙计,我还能见到明儿个的日头吗?”

大黑蜷缩在被炸得面目全非的残墙下,眼巴巴地瞅着那苞米面大饼子一样的夕阳,缓慢地跌进山坳。而老伙计就趴在他的身边,一动不动,也没吭声。

老伙计是条狗,一条瘦不拉叽的笨狗。它自然不会搭茬,只是咔吧了下黑眼珠,似乎在表明它还活着。大黑则是个兵,番号归属于东北抗联,这支队伍在半月前被打散了。那天,大黑所在的连部奉命伏击鬼子的辎重队,按照原计划,他们打算鼓足了劲来个出其不意,打个久违的大胜仗。谁知情报有误,撞上的却是敌方装备精良的步兵中队!一时间双方激烈交火,死伤惨重。强行撤退时,一颗炮弹直砸下来,大黑顿时觉得自己像长了对翅膀,忽忽悠悠地飞向了谷底。

夜半时分,大黑醒了,他是被一阵低低的呜叫声惊醒的。大黑强撑着倦意睁开眼,就看到了弓腰守着他的老伙计,和几只蠢蠢欲动的野狼。

大黑是在半年前,在一个死村里碰到老伙计的。那个村子刚遭受过鬼子的洗劫,无人幸存,只剩下一条狗,守着一座空院。当时的大黑还没这么狼狈,他见那狗饿得跟骷髅似的,就起了怜悯之心,扔给它一块狍子肉干,道:“嘿,老伙计,跟我走吧。”

于是,大黑有了老伙计。

眼下,他们又被困在一座死村,这里没人没粮,也难怪大黑会把夕阳看成大饼子。更要命的是,还没水。

不,有水。在日头落山前,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大黑摸进村,找到了一眼水井。可待他汲上半桶刚沾到唇时,却立即开始哇哇大吐,差点把胆汁和肺子都吐出来!

井下,有具浮尸!

“老伙计,不准喝!”大黑大喊。老伙计也真听话,舔舔舌头,摇摇晃晃地退到了残墙下。

饥肠辘辘,体力也将耗尽,一人一狗恐怕很难撑过今夜。“你不说话是吧?那我说,我不想死。”大黑喃喃着抬起左手,蒙住了老伙计的双眼。

老伙计虽是条笨狗,却非常听话、通人性,让它趴下,不准出声,它可以纹丝不动地趴上一整天。此时,它也该听得懂他的话中之意,猜得到他想做什么。必须要快!大黑一咬牙,用右手利索地卸下了枪刺。而就在出手的刹那,老伙计突然睁开了眼。

显然,老伙计看到了刺刀。可仅仅一怔,老伙计又温驯地耷拉下眼皮。它偏了偏脑袋,伸出舌头舔了下大黑的脸,随后强撑着爬上了残墙。

也就眨眨眼的光景,一声尖利的呼啸划破了寂静的空气。

是枪声!老伙计中枪了!大黑急忙卧倒,把子弹装上膛,很快瞄准了一个跌跌撞撞冲跑过来的人影。

那是个鬼子,是个同样饿得脚下拌蒜、两眼瓦蓝的散兵。

“狗日的,去死吧!”大黑大叫着扣动了扳机,声音里混合着因干涸而撕扯的沙哑。余光里,他恍惚看到老伙计的眼底,倏地闪过一丝光亮。

是夜,枪声引来了几名战士,他们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大黑,还递给他两只金黄的窝窝头。大黑没吃,含泪供在了一座新起的坟头前:

“老伙计,你吃吧。吃饱了好上路哇——”

(责编/范文轶)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